朝言

【MHA/轰出】他在这里

    
    青年望了一眼将暗的天幕,仔细地调整了一下自己刚架好的相机。太阳即将沉没于地平线上,寒凉的风从远方隐隐约约地吹拂而过,卷起的雪粒上泛着黄昏的金光。

    夜幕将至。

    青年拢了拢自己的羽绒服,眯着眼笑得一脸陶醉。他是个旅游爱好着,像个狂热的收藏者一样用镜头收集着四处的美景,有个同样沉迷于摄影旅游的忘年交老葵,两个人前几日刚征服了不远处的一座雪峰,老葵冻伤了腿,正焉了吧唧地在给旅行者准备的据点里修养回血。

    冷得快凝固了啊……青年抖着嘴唇想。不过——这里的星空是举世闻名的美,冻死也值了。

    青年抖开帐篷,忽然注意到,天地的交界处,有两个人影缓慢地走来。

    青年不得不警惕起来,猫着身子拿出自己的包,攥紧了里面的一截电棍。

    那两个人影越走越近,其中高出一截的那个男人戴着一顶帽子,只在两鬓露出几缕头发,一边白色,一边红色,朦胧的夜色下,半边的脸上好像横亘着红色的伤疤。另一个顶着一头海藻一样的卷发,脸圆圆的,絮絮叨叨地好像正给他旁边的男人说着什么有趣的事。

    他们走近时,青年正看到男人捉住绿发少年的手,掌心闪烁着温暖的光芒,绿发少年“咯咯”地笑着说:“轰君就是好使。”男人侧脸看着他,冷硬的脸部线条就像被模糊了一样,眼底沉淀着星芒。

    青年愣了一瞬,不远处的那个绿发少年已发现他了。

    “没想到居然有人啊!我还以为这里已经足够偏僻了,真是有缘啊。”绿发少年弯着眼笑得特别开心,那双大眼睛里倒映着星光。

    “啊,有缘,你好啊。”青年有些手足无措地放开了手里的电棍,这样的眼神……怎么都不像坏人啊!

    一旁的男人向他点了个头,平淡地又看了一眼他的背包。

    青年这才发现,男人的眼底已经积攒了一些不明显的细纹,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岁月沉淀之下的沉稳和威势,像是冰与火的平衡中和,愣是让青年从他平淡的一眼中看到了些许警告。而他旁边的那个与他举止亲密的绿发少年,却是最好年华的青春模样。

    绿发少年笑着和他交谈几句,又说着如果要帮忙记得叫他云云,转身和那个男人支帐篷去了。

    夜幕落下,斑斓的星光从地平线上层层渲染而上,耀眼非常,衬得银白的雪地上似乎都泛着色彩斑驳的光。黑蓝的天幕像是一层轻纱,任由数不清的星子在它身上作画,像是有谁撑着一叶舟从天河上经过,留下一道蜿蜒的星河。

    青年快醉死过去了,拿起相机就是一顿狂拍,正准备架上相机拍星轨,忽然看到不远处的那对旅者。

    他们互相依偎着。那个高大的男人把那个少年圈在怀里,半边的身体都泛着温暖的光芒。少年仰着头靠在男人的肩上,正身长了手指着天上的星星,大概实在说星星有多少颗之类的话题,隐约的笑声从那边传来。男人一眼不眨地凝视着他,仿佛是在通过少年眼睛里的倒影看着整个星空。

    少年的身量明显比男人小了一圈,可青年就是觉得,他们在互相依偎着——以一种互相守护的姿态互相依偎着,以一种不可分离的姿态互相依偎着。好像他们的灵魂早已生长在一起。

    鬼使神差地,他举起相机,把那两个交叠在一起的身影放进取景框,连带着满天的星河与沉默的风雪一起——

    定格。

    次日,青年是在睡袋里被冷醒的,挣扎着爬出帐篷,不远处的那两个人影早已消失,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    暂时无暇顾及照片如何了,青年浑身打着抖地收拾好家当跑路。远远看见旅行者的据点时简直想要飞过去了。

    在这样有名的星空圣地,相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旅行者的据点,事实上就是一个像是旧时的吊脚楼一样,被几根柱子撑离地面的两层小屋,里面有信号收发器,一些常备药物,几张沙发桌椅,甚至还有台老式电视,保暖效果也不错,很适合旅行者修整的一个地方。

    青年顶着风雪进门,终于觉得凝固的自己开始融化了。

    一人迎面走过来,推开了青年身后的门,青年抬头一看,正是昨晚的那个男人。

    青年“哎”了一声,正想打个招呼,却发现昨晚的那个绿发少年并不在男人身边,刚要开口询问,顺便留个联系方式的时候,老葵一瘸一拐地从楼下下来:“你小子终于回来了啊?”

    “别吵,你刚有没有看到那个男人旁边有个绿头发的少年啊?”

    “啊?没有啊,大概是今早回来拿行李的吧,我还在楼上,没打照面呢。”

    青年回头望去,风雪中只有男人渐远的背影。

    “算了……”青年不打算纠结于此,转身把背包放下,老葵凑上来拨弄他的相机,被昨夜的星空惊艳得“呜哇”乱叫。

    在雪地里躺了一夜,青年终于放松身体,把自己往椅子上一放就挪不动屁股了,顺手打开电视,拆开一包压缩饼干细嚼慢咽。

    电视里正播放一个采访,高大的男人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神色平淡地听着主持人的提问。

    “请问焦冻,这次决定隐退的理由究竟是什么?”

    青年斜眼过去看了一眼,瞬间感觉到压缩饼干卡在了自己喉咙里。

    那个男人一边红色一边白色的头发,还有那个伤疤,以及那个绝对没有错的眼神!这不就是昨晚上那个——

    青年觉得自己玄幻了……

    “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,说是隐退其实也不是,只是想去到处走走,带着他一起。”轰焦冻答道。

    “哟,你小子什么时候对英雄感兴趣了?”老葵看他一副被饼干噎死也要把眼睛瞪圆的样子,笑出声。

    “他他他他是英雄?!”青年觉得自己炸了。

    “不认识也正常,他是我们这一辈的英雄了,当时敌联盟还没有被打败,英雄是很受关注的,他个性突出,外形又好,要不是他有恋人,当时那些小姑娘估计得疯魔了,可惜啊……”老葵看着电视上的男人,眯着眼睛说。

    “可惜什么?”青年直问,他隐约感觉到了不对。

    “可惜他的恋人在最终之战里牺牲了啊,那个叫绿谷出久的英雄要是还在……现在得多耀眼啊。从此轰焦冻就处于半隐退的状态了,低调得不得了,到现在……唉,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当时那么有名的英雄都被你们遗忘了……”

    电视里,主持人问道:“有关于DEKU的离去,我们很遗憾,这一次的隐退,是否也与他有关呢?”

    男人顿了顿,甚至弯了下嘴角,答非所问道“他没有离去——”

    青年已经听不到老葵在说什么了,他抢过相机,那张本该两个人相拥的相片里,男人一个人坐在星空下,拖着一个影子,眼底是全然的温柔。

    “他在这里。”电视里,男人指了指自己的心脏。

 

    他在这里,靠在我的怀里。

<<<<<<<<
     第一次写文紧张兮兮
     大概糖吃多了想造一把温柔的小刀√
     谢谢观看_(:з」∠)_